<menu id="au6au"></menu>
<rt id="au6au"><optgroup id="au6au"></optgroup></rt>
<menu id="au6au"></menu>

外企關聯交易額飆升之后……

來源:中國稅務報 作者:中國稅務報 人氣: 時間:2022-06-21
摘要: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外資企業利用關聯交易和對外支付業務等方式轉移利潤少繳稅款案件。本案的成功查辦,為各級稅務機關開展反避稅工作提供了啟示。

  外企向關聯企業支付高額特許權使用費,并在產品購銷、技術服務等多個環節與境內外關聯企業有大額交易,涉嫌轉移利潤避稅。但企業聲稱其業務均符合獨立交易原則。情況果真如此嗎?

  近期,國家稅務總局孝感市稅務局經過詳細稅收核查,對外商獨資企業S汽車零部件制造公司(以下簡稱“S公司”),2012年—2019年度企業關聯交易進行特別納稅調整,企業共調增應納稅所得額逾3億元,最終該公司依法補繳企業所得稅、加收利息合計1485萬元。至此,這起歷時3年的反避稅調查案件落下帷幕。

  端倪初顯——關聯費用緣何高企

  時間的指針撥回至2014年12月。這天,湖北省孝感市稅務部門在對轄區外資企業進行稅收風險分析時,發現S公司2012年1月—2014年11月共對外支付專利使用費、技術服務費和利息等費用2804萬元,其中對境外股東支付金額為2209萬元,占支付總額的79%。稅務人員認為,企業涉嫌對外轉移利潤和避稅,需核查其大額對外支付業務真實性和合理性。

  于是,稅務部門反避稅人員對該企業進行了核查。

  征管信息顯示,S公司成立于2012年1月,是由境外B公司投資設立的外商獨資企業,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主要從事汽車零部件生產銷售。從申報信息看,企業2012年—2014年營業收入雖分別為1700萬元、2.58億元和2.68億元,但3年卻呈現連續虧損狀態。

  反避稅人員認為,S公司投產后,雖然經營收入逐年增長,但公司累計虧損卻達1.96億元,虧損額已超過了企業注冊資本,十分可疑。

  反避稅人員查閱分析了S公司提交的2012年—2014年度《企業年度關聯業務往來報告表》等資料,對該企業及關聯方情況、關聯交易情況、行業發展情況等進行了分析。他們發現,S公司屬單一功能的產品生產企業,企業主要接取境外關聯企業訂單生產,產品則全部銷售給境內關聯企業統一銷售。S公司營運期間與其關聯企業存在大量關聯交易,涉及采購銷售貨物、接受勞務、無形資產受讓和使用,以及融通資金等多項業務。其中,材料購進方面與關聯企業交易金額占比85%以上。

  綜合這些情況,反避稅人員認為,S公司具有與關聯企業開展交易業務避稅的多項嫌疑:一是該企業與關聯企業的交易涉及生產經營多個環節,且額度較大,具有通過這些購銷交易轉移利潤嫌疑。

  二是該企業使用了境外關聯方提供的專利等技術用于生產,并支付了大額費用。專利技術作為無形資產,特許使用后,應為企業帶來超額利益,但該企業情況并非如此,因此這些專利特許權費用支出的必要性存疑。此外,企業接受境內外關聯方提供的技術性勞務,同時向關聯方融通資金,這些業務對企業營運是否有幫助,關聯企業的融資行為有無資本弱化問題,均有疑點。

  考慮到企業成立時間不長,出于糾偏扶正等考慮,反避稅人員對S公司下達《稅務事項通知書》,提示其經營存在特別納稅調整風險,要求企業對購進材料、購買勞務服務,以及融通資金擔保等與關聯業務的必要性和其是否符合獨立交易原則進行自查,并要求S公司在3個月內,向稅務機關提交自查情況報告和相關佐證材料。

  兩個多月后,S公司向稅務機關提交了自查報告和合同等佐證材料。在自查報告中企業稱,與關聯方的購銷業務、支付的特許權費用、勞務費和關聯融資等業務的定價,均符合獨立交易原則,屬于生產經營必要支付,并無問題;2012年—2014年,企業存在因融通資金產生資本弱化的事項,但企業每年均按照稅法規定在年度匯算清繳申報時做了納稅調整。

  隨后,S公司業務收入和盈利情況發生了變化。2016年企業虧損降至2697萬元;2017年盈利1715萬元;2018年盈利1320萬元。在此期間,企業依法向稅務機關申報繳納了相關稅款。

  聚焦疑點——類比核查解謎題

  2019年8月,國家稅務總局孝感市稅務局反避稅人員開展跨境利潤數據日常監控分析時,發現S公司2019年1月—6月出現巨額虧損5406萬元,其對外支付的特許權使用費用達到了985萬元,幾乎是以往年度支付額度的1倍左右。

  結合企業的經營數據和歷史情況,反避稅人員認為,該企業存在利用關聯交易向境外轉移利潤避稅嫌疑。于是,反避稅團隊聯系了S公司管理人員,赴企業開展了國際稅收政策輔導和涉稅風險提示。

  反避稅人員指出,S公司長期虧損,跳躍性盈利的情況,與企業性質和功能不符,存在避稅風險。企業可選擇三種方式排除風險:一是自查補稅。二是預約定價。企業可與稅務機關就未來年度關聯交易的定價原則和計算方法達成預約定價安排。經企業申請,稅務機關可以將預約定價安排確定的定價原則和計算方法追溯適用于以前年度企業關聯交易的評估和調整,追溯期最長為10年。三是接受稅務機關反避稅調查。

  在規定期限內,S公司既未向稅務機關報送自查情況,也未向稅務機關提交預約定價安排談簽意見。按照相關規定,孝感市稅務局決定對S公司2012年—2019年度經營情況進行反避稅立案調查。反避稅人員向企業下達了《稅務檢查通知書》《稅務事項通知書》,要求其提供相關年度購銷作價原則、S公司設立時的可行性研究報告等資料。

  S公司接到通知后十分重視,表示一定配合調查,并聘請了國際知名會計師事務所人員代表企業處理相關事務。

  隨后,反避稅人員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采集了企業基本情況、集團背景信息、歷年關聯交易信息等大量涉案資料,并通過人員約談、實地查看、外調分析等多種方式對S公司相關業務進行了調查。在此過程中,逐一排除了S公司通過關聯銷售、關聯勞務、關聯融資等方式轉移利潤的嫌疑。

  經過調查,反避稅人員認為,企業在關聯采購和向關聯企業支付特許權使用費方面存在較大避稅嫌疑。對此,S公司無法提供相關資料和證據,證明此兩項關聯交易符合獨立交易原則。而在調查過程中,反避稅人員嘗試了各種渠道和方法,也沒有查詢獲得可與企業關聯采購材料和特許權支付業務參考類比的、較為公允的可比成交價格。由于無法對企業這兩項關聯交易價格的合理性進行評估,因此也無法開展分項特別納稅調整。

  調查工作一時受阻。

  《特別納稅調查調整及相互協商程序管理辦法》(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7年第6號)第二十八條規定:“企業為境外關聯方從事來料加工或者進料加工等單一生產業務,或者從事分銷、合約研發業務,原則上應當保持合理的利潤水平。”依照這條規定,反避稅調查團隊研討后,決定采取綜合調整法,繼續涉案企業的特別納稅調查工作。即:選取一批在行業、獨立性、承擔功能風險等指標方面與S公司具有可比性的企業,將這些企業的年度平均利潤水平與S公司利潤水平進行類比,如S公司利潤水平不合理,則依法按可比企業的平均利潤水平對其進行納稅調整。

  反避稅人員從BVD數據庫(全球上市公司大型財務數據庫)中,篩選出了672家企業,參照S公司的可比指標,對這些企業多達20余萬條的經營數據信息、財務成果信息等數據進行了綜合分析和計算。經測算,這672家可比企業,均在可比年度達到了平均凈利潤率3.53%。這一可比性核查與分析結果,客觀上表明,在同期同等經營條件下,S公司不應出現年度虧損,應有合理利潤,同時也證實S公司在關聯采購和關聯支付特許權使用費方面確有問題。

  隨后,反避稅人員以可比企業年度平均凈利潤率為參照,對S公司應納稅所得額進行可比換算和核算,最終得出S公司2012年—2019年應調增應納稅所得額3億多元,企業彌補虧損后,依法應補繳企業所得稅和利息合計1550萬元。

  八輪約談——依法追征千萬元稅款

  2020年8月,孝感市稅務局反避稅團隊約談了S公司代表。反避稅人員介紹了調查情況、特別納稅調整法律依據和調整方案等情況。面對大量證據,S公司代表承認企業存在特別納稅調整空間,認同了稅務機關按照可比企業交易凈利潤為基礎開展綜合調整的方法。

  但在隨后的會談中,S公司對調整方案提出了幾點異議:其一是調整方案在交易凈利潤法的基礎上,應考慮人工成本上漲、客戶要求降價等經營特殊因素的影響,調增的應納稅所得額應扣除這些特殊因素產生的費用。

  其二是2012年企業實際生產時間不到2個月,且銷售收入只有1697萬元,稅務機關應考慮2012年度不納入調查期內。

  其三是希望與稅務機關共同確認篩選條件,重新篩選可比企業,并以此為基礎確定企業平均利潤率,擬定調整方案。

  孝感市稅務局十分重視企業意見,反避稅團隊結合調查資料進行了針對性研討和核查,逐一制定了回復方案。

  2021年4月—2021年8月,反避稅人員先后與S公司代表舉行了8次會談,就特殊因素確定、可比企業篩選等問題進行了多輪會商。在此過程中,反避稅人員就企業提出的9項經營特殊因素所產生的費用是否應在應納稅額中予以扣除,進行了逐一分析,通過舉事實、講法理,S公司最后同意了稅務機關的意見。雙方明確,S公司作為特殊因素可在應納稅額中扣除的費用金額為258萬元——這一金額比S公司最初提出的3.62億元金額少了3.59億元。

  在對可比企業篩選條件進行多次會談后,最終,稅企雙方就可比企業篩選條件和標準達成了一致意見。雙方確定了27家可比企業,最終計算出企業可比年度平均凈利潤率為3.51%。

  歷經八輪約談,稅企雙方最終就特別納稅調整方案達成一致意見。孝感市稅務局依法向S公司送達了《特別納稅調查調整通知書》,調增S公司2013年—2019年應納稅所得額合計30238萬元。企業彌補往年虧損后,應補繳企業所得稅、加收利息合計1485萬元。S公司對稅務機關的調整方案無異議,按期補繳了稅款和利息。

  來源:中國稅務報  2022年06月21日  版次:07  作者:楊進平程衛東唐志明本報記者徐衛興

  【稅案評析】

把握時機,贏得先機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孝感市稅務局局長  夏玉輝

  隨著世界經濟一體化進程的加速和我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大量外資進入我國,外商投資企業不斷增加。但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同時,極少數外資企業存在通過關聯交易轉移利潤避稅的行為。稅務機關加強反避稅管理工作,依法糾正企業避稅行為,既是維護國家稅收權益、行使稅收管轄權和防止稅收流失的必要手段,也有利于建立和維護公平公正的市場經濟秩序。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外資企業利用關聯交易和對外支付業務等方式轉移利潤少繳稅款案件。本案的成功查辦,為各級稅務機關開展反避稅工作提供了啟示。

  一是建立預警機制,及時發現避稅苗頭。本案中,涉案企業因為大額對外支付與長期虧損并存,引起了稅務機關的注意。反避稅人員通過對企業實施反避稅調查,維護了國家稅收主權,確保了稅款不流失。

  為及時發現企業避稅行為,稅務機關須加強與商務、經信、外匯管理、市場監督等部門的協作,及時采集企業對外業務數據、外匯支付備案信息等第三方信息。同時,搭建國際稅收管理風險識別庫與風險預警模型,對轄區外資企業的關聯業務以及相關的股息、利息、特許權使用費等支出開展針對性分析,通過實施預警管理及時發現企業異常業務,及時介入實施征管措施,為反避稅工作贏得“先機”。

  二是建立反避稅案例指導庫。針對反避稅案件查辦過程中經常出現的耗時久、調查數據信息量大、特別納稅調整方案較易出現稅企爭議等問題,稅務機關應在采集梳理全國反避稅典型案例的基礎上,歸納外資企業慣常發生的避稅行為表現形式和手法特點,同時總結稅務反避稅部門的調查原則、調查思路和方法,制作特別納稅調整方案指引,建立反避稅案例指導庫,為全國各地區稅務機關查辦反避稅案件提供指導和幫助,進一步提高反避稅案件查辦速度和質效。

版權聲明:

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網除原創、整理之外所轉載的內容,其相關闡述及結論并不代表本網觀點、立場,政策法規來源以官方發布為準,政策法規引用及實務操作執行所產生的法律風險與本網無關!所有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和作者,如對轉載、署名等有異議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本網(sfd2008@qq.com)聯系,我們將在核實后及時進行相應處理。

排行

稅屋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糾錯

主辦單位:杭州合唄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運行維護:《稅屋》知識團隊    電子營業執照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浦沿街道南環路3738號722室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12426號 浙ICP備2022015916號

  • 服務號

  • 綜合訂閱號

  • 建安地產號

夜间播放全国手机在线免费黄色一级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