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u6au"></menu>
<rt id="au6au"><optgroup id="au6au"></optgroup></rt>
<menu id="au6au"></menu>

紓困之下中小企業為何生存仍然艱難?

來源:鳳凰網財經 作者:鳳凰網財經 人氣: 時間:2022-06-17
摘要:目前對于中小企業的紓困政策,是由各個部門,各級政府分別出臺,工具多,種類多,但是疊加在一起能夠使中小企業普遍獲益的政策并不是很多。

  鳳凰網財經訊 6月16-18日,由鳳凰網主辦、鳳凰網財經承辦、青花郎獨家戰略合作的“2022鳳凰網財經(夏季)云峰會”召開,本屆峰會以“明日的世界”為主題,盛邀近60位海內外政商學界頂級嘉賓,解讀大變局下的世界與中國經濟增長之路。

  紓困之下中小企業為何生存仍然艱難?劉元春解答

  上海財經大學校長劉元春參加了本屆峰會,并出席“中國經濟下一步怎么辦?”分論壇。當被問到“現在已經出臺了很多中小企業紓困的政策了,那為什么中小企業現在的生存還是這么艱難”,劉元春指出了中小企業困境的四大原因。

  劉元春認為,目前對于中小企業的紓困政策,是由各個部門,各級政府分別出臺,工具多,種類多,但是疊加在一起能夠使中小企業普遍獲益的政策并不是很多

  第二,由于中國不同區域,不同行業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千差萬別,目前的救助措施雖然對疫情沖擊的這些行業進行了一定分類,但是很難精準。所以只能按照平均方式來進行救助,很多惡化比較厲害的邊際中小企業的困難度很難在短期內進行緩解。

  第三點是由于疫情防控的尾巴依然很大,復工復產依然會受到疫情尾部沖擊的騷擾,所以很多中小企業還沒有展開常態化的復工復產和經營。

  第四點是,任何一次經濟下滑所帶來的經濟復蘇的挑戰,中小企業都是承受力最大的部分,因此它的復蘇要遠遠滯后于大型企業。目前整個一攬子政策里,重點依然是在大項目、大企業上面,它所產生的“涓滴效應”還沒有真正地匯集到中小企業,所以估計中小企業的復蘇起碼應該在三季度中旬左右,要慢于一些大型企業可能兩到三個月。

  以下為演講全文(本文根據速記整理,經編輯,未經作者審核):

  劉元春:好,謝謝主持人,非常高興參加2022鳳凰網財經(夏季)云峰會,我是上海財經大學劉元春。

  中國經濟下一步怎么辦?我想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梳理抗疫和五月份所出臺的穩經濟一攬子措施所產生的成效。從統計局所發布的數據可以看到,經濟的底部在兩大政策力量的作用下,也就是疫情防控政策和一攬子經濟救助政策的作用下已經見底,我們會看到經濟下滑的速度開始收窄。集中體現在幾個方面,消費增速雖然是負6.7%,但是相較于四月份負11.1%,回升了4.4個百分點。同時,投資增速特別是基礎建設的投資增速開始出現新一輪的高潮。

  當然大家也會看到外貿增速五月份同比增長15.3%,比四月份零增長的狀態有了明顯的改善。這些改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防控得到了很好的效果,國家開始從疫情防控向穩經濟的重心全面轉移,將穩經濟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目前我們所看到的最基本的結論就是五月份疫情取得局部勝利,經濟底部已陷,五月下旬出現明顯的反轉。因此按照目前一系列高頻數據所反映出來的狀況來看,特別是各個城市的擁堵指數、端午節的消費狀況、出口數據,以及房地產市場、汽車市場在六月上旬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到六月份會出現中國經濟的加速反轉,反轉得益于疫情防控勝利所帶來的全面復工復產。

  目前疫情的總體狀況已恢復到今年一月份之前的狀況,同時我們也看到,由于4月23號國常委所出臺的穩經濟一攬子方案進行了全面分解,各個省市、各個地方、各個部門分別出臺了政策工具,所以我們看到汽車銷售明顯反轉,因為汽車購置稅的減免,相關補貼以及相關消費券的提供,使目前汽車銷售和房地產銷售這兩大項出現了快速回升的狀況。

  當然我們更重要是整個市場的預期和信心得到了明顯的回轉,相較于四五月,各類一期參數大幅度下滑的態勢,六月份出現了明顯的上揚,六月如果按照上旬的反轉態勢,估計經濟增長速度能夠達到3%-4%的區間。

  如此推算,四到五月份我們GDP的增長速度可能在負2%左右的水平,但在6月的反轉下,我們能看到第二季度基本達成總理所說的正增長和失業率下降的目標。大家看到五月份失業率已經從四月份的6.1%已經下降到5.8%,六月份失業率很可能會回到5.6%左右的水平。

  從目前的先行參數、高頻數據來看,疫情期間各項工作停滯,特別是各類基建項目、大型項目的停滯,如果在五月底和六月初進行全面的復工復產,三季度將會有報復性的、加速性的恢復。一方面各個地方要求工程要趕工期,另一方面三季度的相關資金支持、財政支持經過五六月的準備,應當會有非常充足的基礎。

  各個地方分別出臺了關于基礎建設的一些舉措,按照國務院的部署,六月份專項債要發行完,八月份各類專項債要全面到位,所以按照這樣的要求和相關督導,我們應該在七八九月,特別是九月呈現出報復性加速性的回轉,當然這樣的預測肯定是建立在疫情持續向好的假設前提下。

  當然我們可能更多要考慮中期視角,也就是說超過兩個季度之后,中國經濟的復蘇情況到底會怎么樣,因為這里可能要考慮的核心問題有兩個,第一是一攬子救助及措施具不具有相關的持續性;第二是我們要達到全年的經濟增長目標,目前一覽子穩經濟的措施是不是足夠,這兩個問題是對于中國經濟中期展望的核心。

  對于第一個問題,我們認為目前一攬子救助方案里面可以把握很準的是財政赤字率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也就是說在2.8%-3%的這樣的一個水平,會大大低于2020年的水平,這是毫無疑問的。

  第二個問題很重要的一點是目前對于各類企業的救助雖然有增量部分,但是增量部分更多是在貨幣政策上面,而財政政策上的增量部分相應的并不明顯,也就是說我們會看到財政赤字率沒有提升,特別國債沒有發行,同時我們對于地方的一些救助,如退稅總額雖然有所提高,但是最終落到實處的減稅降費的總量,基本上維持在1.6萬億的水平,也就是說比初期增加了1000多億。因此,四季度相應的這些政策如何支撐,這是我們要重點考慮的。

  還有一點是要達到5.5%的增長目標,如果今年二季度的增長速度同比只有0.5%左右的話,這意味著整個上半年的增長速度只有百分之二點幾,不到3%的水平。不到3%的水平要達到5.5%,就意味著下半年的增長速度要達到7%左右。三季度由于前期項目的報復式、趕超式的趕工,應當說能夠達到7%。但是四季度要想達到7%,就必須要在傳統的方案里產生接近三萬億的推動力,推動力來自于何方,這是我們要考慮的。

  按照今年年初的預算,我們整個公共預算是23.3萬億,政府基金預算是15.2萬億,企業的利潤上交是5800億,還有社保是10萬億。在這樣的規模里面我們可以看到,由于增長速度的下降,至少今年上半年,財政為負的格局已經形成,下半年要達到預算的規模,我們的財政收入起碼要同比增長6%以上。這當然很困難,所以按照目前的測算來看,由于GDP增長速度的下降,導致財政收入的下降,使我們的財政空間可能要縮短一到兩萬億的,情況下我們拿什么來填補空間非常重要。

  目前研究可以看到,如果我們不在赤字率和特別國債上面做文章,想使財政空間有進一步的拓展就很難,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八月份各項專項債到位后,提前進行2023年專項債的布置。但是大家也知道,專項債由于它的性質,其對于經濟的拉動力有限,所以三季度后,四季度政策支持空間會隨著財政的支持力度減弱而有所減弱。存量政策由于全面潛質集中發力,導致四季度相關的存量政策支撐會大幅度的減少。更為重要的是,由于美聯儲加息會在三季度有加速的態勢,因此我們降息降準的空間也基本上全面收窄。因此對于四季度和明年一月份經濟的運行,從政策延續性上來看,是難以支撐我們目前高速復蘇持續反彈的態勢。

  同時還要考慮到,我們在四季度依然可能要面臨新冠疫情再次全球流行的問題,因此存在政策會不會做出相關調整的不確定性。除了不確定性,我們還要面臨幾大難題,第一大難題就是全球滯脹會不會全面出現,導致世界經濟出現第二次觸底,目前應當說滯脹已經成為基本的事實。此外,按照房地產按照目前的態勢,估計在三季度下旬可能會出現轉正的態勢,但是這是常規性的預期,如果頭部企業和房地產行業的大轉型遇到了很多問題,特別是在資金的持續性上面遇到一些問題,那我們復蘇的進程依然很脆弱,在宏觀經濟的支持上面延緩幾個月的概率是存在的,也就說到四季度,房地產市場全面轉正的概率并不是很大。

  第四個很重要的不確定性,就是中美之間的摩擦會隨著疫情的結束步入到新階段,掀起新的高潮,特別是目前美國利用民主外交和供應鏈外交,在美歐合作、印太合作所打出的一系列組合拳,應當說今年下半年會掀起一個新高潮。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俄烏事件是一個中長期化所帶來的能源格局、大宗商品格局的變化,由此引起各類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地上揚,特別是石油價格如果攀升到140美元,對于我們的供應成本,將會上漲3-5個百分點的水平。這對于我們中小企業的復蘇,尤其是高能耗行業的復蘇,會帶來雪上加霜的狀況。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資本市場所面臨的風險,以及很多房地產企業進入到一個還款高峰期的風險,對四季度和明年一月份所帶來極大不確定性。

  要應對剛才簡略所談到的這7個方面的風險和“灰犀牛”,我們目前的政策儲備是不足以應對的,因此我們認為目前的政策在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階段具有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能夠保證6月份和三季度出現快速的回升,但是很難保證四季度有持續的增長和明年一季度進入常態化的政策基礎。

  因此這就需要我們在一攬子政策上進行全面擴容,對財政空間、貨幣空間進行創新,同時還要進行一些工具上的一些創新和儲備,這樣我們才能夠應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和未來的挑戰。

  所以簡單來講,下一階段中國的經濟依然面臨著俄烏事件的挑戰和疫情不確定性的挑戰,依然面臨著世界經濟疲軟、中美關系惡化、內部債務問題、房地產問題,資本市場問題等一系列的挑戰。我們必須在經濟反彈的基礎上,在下一步進行緊鑼密鼓地政策儲備與政策工具的創新,同時對于一些改革的難點要進行全面的啟動,因為中國經濟不僅僅是簡單的復蘇,同時還要在這一次復蘇的過程中進行調整,所以改革的啟動也非常重要,不能夠因為簡單的救助而耽誤我們下一階段改革任務的啟動。

  這就是我跟大家簡單分享的一點點看法,謝謝!

  以下為問答全文(本文根據速記整理,經編輯,未經作者審核):

  主持人:我這兒也有三個問題想請教您,第一個是現在已經出臺了很多中小企業紓困的政策了,那為什么中小企業現在的生存還是這么艱難呢?

  劉元春:第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對于中小企業的紓困政策,是由各個部門,各級政府分別出臺,工具多,種類多,但是疊加在一起能夠使中小企業普遍獲益的政策并不是很多。

  第二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由于中國不同區域,不同行業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是千差萬別的,我們目前的救助,雖然對于疫情沖擊的這些行業,疫情沖擊的這些區域進行了一定的分類,但是很難進行全面精準。所以因此就是按照一種平均方式來進行救助,很多惡化比較厲害的邊際中小企業,它的困難度還很難在短期能進行緩解。

  第三點是由于疫情防控的尾巴依然很大,我們的復工復產依然會受到疫情尾部沖擊的騷擾,所以很多中小企業還沒有展開常態化的復工復產和經營,他們處于相對困頓的狀態也很正常。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任何一次經濟下滑所帶來的經濟復蘇的挑戰,中小企業都是承受力最大的部分,因此它的復蘇要遠遠滯后于大型企業。目前整個一攬子政策里,重點依然是在大項目、大企業上面,它所產生的“涓滴效應”還沒有真正地匯集到中小企業,所以估計中小企業的復蘇起碼應該在三季度中旬左右,要慢于一些大型企業可能兩到三個月。

  所以在目前狀況下,我們對于中小企業的救助應當更加集中在相關疫情補貼上,這樣他們的獲得感會更強,另外我們各級部門一定要加強政策的宣傳。同時,我們第一步是救助,而不能夠立刻使各類中小企業馬上就能夠擺脫痛苦期,這里面需要一定的期限。

  主持人:那在經歷疫情的突然襲擊之后,您認為今年5.5%的經濟增長目標還能達成嗎?

  劉元春:大家看到4月29號以及5月23號,政治局會議以及國常會都反復強調,目前我們的挑戰是嚴峻的,形勢是復雜的,要達成目標是有很大的困難的,之所以把“穩增長”當成當前的頭等大事,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三大下行壓力,在兩大超預期的外因沖擊下面進一步強化,所以今年要完成5.5%增長速度的目標的確難度非常大,但是并不是沒有可能,這取決于我們穩經濟一攬子舉措的力度,特別是在增量政策工具上的力度。

  從剛才我給大家的分析可以看到,六月到九月這四個月里,我們的政策儲備和政策的支持力度應該是可以的,但是由于我們財政支撐的力度較年前沒有大幅度的提升,四季度的增長狀況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同變化,尤其是我們還面臨著七大風險。

  所以說三季度的時候,我們應該在政策上進一步進行布局,一是要提供更大的財政支持,二是提前進行政策儲備,來為四季度的穩增長促復蘇做好政策保障,如果保障增量上達到接近兩萬億的規模,我們認為四季度GDP增長速度有可能達到7%左右,從而保證今年下半年的增長速度在7%左右,那全年的增長速度5.2%-5.5%是能夠完成的。

  除了政策力度,還有一方面是不確定性,“灰犀牛”事件是否會全面爆發,也會影響到增長。不過,我們對未來應該是還是有信心的,也相信我們目前正在為下一步的“穩增長”進行進一步的布局。

  主持人:當前的就業形勢不理想,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人數又達到了創新高的1076萬,我們應該怎么解決這1000多萬人的就業問題呢?

  劉元春:目前解決就業很重要的幾大舉措,第一個就是增加就業需求。增加就業需求取決于經濟復蘇的狀況,特別是三季度到四季度,這里面中國經濟增長速度能不能夠常態化。因為去年三季度四季度的增長速度基本在4.5%左右的水平,低于潛在增長速度。今年如果我們四季度經濟恢復到潛在增速的軌跡上,我們就能夠達到接近7%所能提供的一千多萬崗位的水平。

  因此目前復工復產,全面促進中國經濟的復蘇和中國經濟增速的常態化,是我們目前保就業的第一大舉措。這一項舉措就要求我們在主動就業上,在經濟復蘇的總盤子上,在一攬子救助舉措上面進一步給力。

  第二個很重要的一點是,即使經濟增長速度不夠,我們可以靠政府的一些政策,要求國有企業單位甚至私營企業單位提前釋放一些競爭崗位,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加大我們對于企事業單位的保崗、擴崗等刺激力度,使他們提前吸收就業市場。目前來看,各個地方已經都采取了這些舉措,5月份來看,這些舉措應該取得了一些效果,使我們的失業率從6.1%下降到5.8%、5.9%左右的水平。

  第三個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要進行延遲就業,也就是說高校進行擴招,來創造相應的類就業機會。當然大家會看到,2020年中職進行了擴招,研究生進行了擴招,從而緩解了高中生畢業和大學生畢業的壓力。今年,國家也可以采取相應的舉措來解決100萬左右的就業人數。當然在擴招過程中間高校的經費壓力也會很大。同時,延遲就業會將相應的壓力傳遞到明后年。因為今年我們的畢業生人數1076萬,其中就有2020年進行擴招的接近100萬的水平。

  同時,在這樣的一些舉措里,國家也可以安排一些“以工代賑”的舉措,舉行一些專門安排就業的大型項目,比如大型水利工程、農業基礎設施等,定向性的招募一部分畢業生。

  所以我想說解決就業的方式很多,但關鍵取決于兩點,第一依然是經濟復蘇的力度,第二是為就業安排所采取的財政的刺激力度和救助力度。這兩點也是考驗我們今年相關政策安排的政策厚度及精準性。從目前來看,應該說比預期的要好,但是未來壓力還是很大。

版權聲明:

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網除原創、整理之外所轉載的內容,其相關闡述及結論并不代表本網觀點、立場,政策法規來源以官方發布為準,政策法規引用及實務操作執行所產生的法律風險與本網無關!所有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和作者,如對轉載、署名等有異議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本網(sfd2008@qq.com)聯系,我們將在核實后及時進行相應處理。

排行

稅屋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糾錯

主辦單位:杭州合唄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運行維護:《稅屋》知識團隊    電子營業執照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浦沿街道南環路3738號722室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12426號 浙ICP備2022015916號

  • 服務號

  • 綜合訂閱號

  • 建安地產號

夜间播放全国手机在线免费黄色一级黄片